漫谈辩论

Author Avatar
Ivan Chen 10月 04, 2018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所谓辩论,「辩」意即说明是非、真假,「论」则为分析和说明道理。辩论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讨论是非,求得一致的过程,也因此成为理性的一个象征。

而当今辩论赛,真的是在辩论吗?

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奥曼于 1976 年发表了一篇论文《不一致的达成》,给出了一个影响深远的结论并予以证明。通俗地讲,即两个理性而真诚的人辩论,结果必然是二者达成一致。

但是当今辩论赛中,岂有一方认同、接受了另一方的观点,并达成一致?

两方达成不一致,仅有的可能是,两方的先验知识足够的不一致,或是两方至少一方是虚伪的。

先验知识不一致,可能是两方对于讨论中某些内容的个人定义不一致或是存在逻辑缺陷。

如辩题「以暴制暴是否正义」中,「正义」的定义较为模糊,不同人对其定义有较大不同,这类词往往被用作诡辩;辩题本身就隐藏着逻辑漏洞:以暴制暴是一种手段,对手段是非真假的论证没有意义,使用该手段造成的结果才有正义与否,但辩手一定会拿出数个结果的例子来试图论证手段本身。

相比之下,辩题「金钱是万恶之源吗」就更为明智了。但它还是有不小的问题,例如「万」字的用词模糊等。

另有哲学探讨,则是直接讨论先验知识,不可算作辩论。任何一个自洽的哲学体系都是不可证实也不可证伪的,哲学探讨的目的在于互相完善自己的体系,而不是说明是非真假。「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就是一个典型的哲学问题。

然而,以上几种辩题却频频被采用,于是在开始比赛之前,辩论赛就已经不像是辩论了。

由于辩论赛的比赛性质,辩手想不败,必须做到欺骗自己。若在比赛中对对方的观点有部分认同,也不能表现出丝毫,否则会将自己推向失败。一个人在辩论赛中随时会变得虚伪——辩论赛场上,每位选手都戴着面具。

当今的辩论赛,已绝非分析说明是非真假和道理了,而是锻炼语言表达能力和思维反应能力的文字游戏。这种游戏当然无可非议,但冠以「辩论」之名,与辩论混淆,继承辩论理性之称,实则只是说服人的游戏,实在让人感到不妥。更可笑的是,即使是说服人的游戏,赢得比赛,要说服的不是对方,而是没有参与讨论的旁观者。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CC BY-SA 4.0)进行许可。
本文链接: https://idkidknow.com/2018/10/04/漫谈辩论/